童行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 联系人:薛老师 唐老师
  • 电话:15882190887
    1354113991
  • QQ群:186951947
  • 微信:成都童行(cdx08)
  • 地址:成都市成华区新鸿南一巷22号北五楼

首页>童行动态>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应是怎样的?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应是怎样的?

这是小编在网络的大海中遨游的时候无意中读到的一篇文章,一种感受,引人深思。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应是怎样的?

广告来了,要恰饭的嘛!成都自闭症哪里治?成都童行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中心,从事成都自闭症儿童训练和自闭症康复,主要服务对象为0-8岁自闭症(孤独症)、脑瘫、唐氏综合症、语言障碍、发育迟缓、智力落后、感觉统合失调等相关智障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最专业的的教育训练与咨询服务。

------------------------------------------------------------------------------------------------

情景1:

小时候没有零花钱,每天早餐找零的几毛钱存下来,存好久,买一本自己喜欢的漂亮本子,然后跟我妈分享:你看我的新本子好看吗?

我妈第一句话:你哪来的钱???

我妈第二句话:你钱多没地方花是不是???

 

多几次这样的情景,我就不再跟我妈分享任何这方面的喜悦了。

 

情景2:

小时候跟妈妈一起去逛街买衣服,95%以上的时间是在陪我妈逛她的衣服,看她试穿,等她砍价。买我的衣服都是去批发市场。其实批发市场也有好看的小孩衣服,但是我妈从来不帮我买我觉得好看想买的衣服。

我妈会说:这个不好看。

会说:这个颜色容易脏。

会说:你小孩子没有审美的。

 

经历几次这样的逛街,我再也不跟我妈去逛街了。

 

情景3:

背景还是小时候没有零花钱。一次,外地的姨妈来家里做客,给了我40元零花钱。我很“懂事”,主动跟妈妈说,妈妈,家里不是很有钱,我不用这么多零花钱,只要十块就够了。我妈很高兴,夸我懂事,拿走了三十块。

过了一会儿,她又过来,说你还太小了,拿这么多钱不好,这样,这十块我替你保管,先给你两块,之后每周给你两块,一共给五周,好吗?我也“懂事”地同意了。于是,十块钱又变成了两块。

那两块我一直没花,那一周我都在兴奋地设想着,等过了五周我把十块钱全部存下来,我要买什么什么什么……设想了一遍又一遍。

小伙伴们知道我没有零花钱,平时去文具店买东西一般也不会叫我。但那一周我跟小伙伴们说我很快就能有十块钱了,我跟她们一起去逛了文具店,约好下次要一起买文具。

一个从来没有零花钱的小学生,能有十块钱买喜欢的东西,哪怕十块钱还没到手,都觉得特别特别幸福。

然而那两块钱就是最终我得到的全部了。

第二周我问我妈要两块钱,她说:

你小孩子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高中时期开始叛逆以后,每周末住校回家都会跟我妈吵架。

上大学以后,每次寒暑假都是满怀期待地回家,然后在争吵声中盼着回学校。

 

我妈会说:你就是对我有偏见!

我妈会说:别的母女都无话不说,你怎么什么都不肯跟妈妈说?!

 

情景3那件事情,发生在大约1998或1999年,我小学三或四年级的时候,我一直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现在已经能平静地叙述了。

大学的时候,我好几次跟我男朋友(现在是老公)叙述这件事情的时候,依然控制不住会哭。

曾经有一次,跟我妈吵架,我妈说,你为什么就是对我有成见?!为什么不愿跟妈妈沟通?

我把小时候的情景1~3跟她说了,我说,我不是天生不愿意跟你沟通的。

我妈根本不记得情景3。

我妈说:这么小的事情你记仇到现在?!你有没有良心?!我真是心寒!!!

 

我还能怎样。

你问我为何不愿跟你沟通,我告诉你原因,得到的却只有责怪和不理解。难道我不是在试图沟通吗?阻断沟通的到底是谁?

现在索性连这些也不说了。

无话可说,好过争吵。

 

结婚后,几乎不再回老家了。

跟我妈的关系,就那样吧,我面对她的时候情绪很容易失控,所以在一起还是很容易吵架。她年纪也大了,其实我不想吵架。

我一点也不想吵架,很难受的,只能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和她吵架,这样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所以还是少见面吧。

 

孩子的世界其实很简单,小时候,爸爸妈妈几乎就是孩子的全世界了。

都说父母对孩子的爱是无条件的,其实孩子对父母的爱和信任更是与生俱来的无条件啊。

哪个孩子天生会抗拒自己的父母?

所以,成长过程中是什么导致了孩子不愿再跟家长沟通?

是家长啊。

当你们责问孩子“为什么不跟我沟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沟通”是双向的,是需要到反馈的,你们给过孩子能让他们愿意继续沟通的反馈吗?

 

 

 

我妈说: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正常母女那样要好呢?

我心想:是啊,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正常母女那样要好。

 

 

有时候有的事情说出来很小,但真的会深深地刻在记忆里一辈子。没有经历过的人会觉得莫名其妙,但有过的人自然会懂。有的心理阴影,一直笼罩到长大后很久了也散不去。

 

最痛苦的是父母伤害了你,等到你长大懂事的时候,你试图告诉他们你曾经被他们这样伤害过,说实话你也不知道自己希望得到什么,也许只是一个道歉,也许她听了之后会心疼懊恼地对你说,对不起,小时候妈妈不该那样对你,是妈妈错了,然后哪怕你们抱着大哭一场,也许这件久久不能忘却的小事就会慢慢开始融化,但你得到的只有他们的惊讶和不解,他们根本不记得,也不认为这样的事有什么错,他们觉得你没良心,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计较那么小的事。于是那件小事就一直在你心里越植越深,你想释怀,你也多希望你们也能像别的相处融洽的父母子女那样,可是你做不到——这让你更痛苦。

 

于是你告诉自己,这不是你的错,这样对待子女的父母年老后得不到子女走心的爱是他们自己种下的因果,你会赡养他们善待他们,但做不到发自内心地爱并不是你的错。这样似乎能让你想开一点,内心稍微获得一些平静,但是,你的内心深处永远会有那么一个地方,希望小时候如果他们没有那样对待你该多好。

 

 

 

 

 

 

 

==========================

2018.4.8 更新一些话

这个答案发布以后,理解和共鸣远远多于反对,我想这能够说明一些问题。评论里的理解与赞同大多是为人子女,希望我们将来为人父母之时,不要重蹈我们父母的覆辙。

评论里也有一些为人父母,有的表示会引以为戒,我为你们的子女感到高兴;也有的评论,以爱之名,以时代背景为由,去解释父母的这些做法。然而,一件事情产生的原因,和一件事情正确与否,是两码事。“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句话跟“人无完人”一样,可以是谦辞,可以是来自他人的慰藉,但由犯错的人说出来,就是开脱的借口。

 

“父母一辈子在等我们道谢,我们一辈子在等父母道歉,我们都等不到想要的。”这句话看似有道理,但是事实上,道谢和道歉并不矛盾冲突。时至今日,我依然没有等到我妈的道歉,我依然无法和她亲密无间,但并不代表我不感激她的养育之恩。

 

有的评论说我“的确小心眼”、“的确记仇”。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所说的“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觉得莫名其妙”了吧。至少,这样说我的人不曾有过我的阴影,我羡慕你们。还有那么多的赞同和感同身受,懂的人自然懂。还有的评论说我“应该选择放下”、“应该选择释怀”,说真的,我倒是想啊,这些东西要是有得选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抑郁症这种东西了吧?

 

关于情景3,真的不是钱的问题,撇开我家到底是不是那么穷不说,我并非不懂事,姨妈给的40块,我是主动跟我妈让她拿走30块补贴家用的,如果她真的需要这40块全部来补贴家用,她应该一开始就跟我说,一开始就不要给我。这件事给我的阴影不在于给不给我那点钱,而在于说好了要给我,结果却食言了。如果一开始就不给,我本来就没有零花钱,日子也还是一样过;但是因为她给的那十块钱的承诺,对于那个年代那个年纪的我而言,分量很大,所以当这个承诺被撕碎的时候,我很受伤。

被划了一刀,伤口可以愈合,疤痕一直都会在。我可以再也不提这些事情了,但不代表这些事情对我而言就没发生过了,也不代表我和我妈的关系就立刻可以亲密无间了。就像恋人一样,分手以后,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亲密无间的母女关系,我和我妈曾经有过,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只是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了。且不说破镜重圆也有裂痕,但首先要正视问题根源,才能去修复破镜,而我妈并没有正视问题的根源。事实上,除了这些事情,我妈还有很多别的问题,让我很难通过单方面的努力去改善我们的母女关系。我只能说,我会在保证我自己现在的生活不受影响的前提下,尽可能地改善我和她的关系。

 

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沟通,和恋人之间的沟通,我认为是一样的。恋人不和可以分手,而血缘关系却是与生俱来、无法选择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不和才会如此令人难受。

 

如今我自己也做了母亲,我女儿还很小,但我坚持一个原则:不把她当小孩子。我并不是说要求3岁的她拥有18岁的能力,而是,我不会对18岁以上的人做的事情,我也不会对3岁的她做——绝不欺骗,绝不言而无信,绝不威胁恐吓,绝不因为她小就不把她当回事,如果我自己犯了错一定承认和道歉,永远把她作为和我平等的个体对待。

 

 

---------------------------------

看完这个小编深有感触,令人深省。希望大家能够重视对小孩子的承诺、认可小孩子的成果,鼓励及肯定小孩的努力。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且平等的个体,陪伴他成长、适当的放手、让他们能够发散自己的思维,拥有自己的一片小天地,独立且自信。

 

部分内容来源网络

 

以上是成都童行的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文章,成都童行心智障碍儿童关爱中心,从事成都自闭症儿童训练和自闭症康复,主要服务对象为0-8岁自闭症(孤独症)、脑瘫、唐氏综合症、语言障碍、发育迟缓、智力落后、感觉统合失调等相关智障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最专业的的教育训练与咨询服务。

 


地址:成都市成华区新鸿南一巷22号北五楼 联系电话:15882190887(薛老师) 13541139791(唐老师)
©2016 成都童行心智障碍儿童关爱中心 技术支持:万息科技 蜀ICP备19030618号-1